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涯微小说 >> 有狐 >> 第8章 花羊

元宵节这天,雁门关的关防也是一刻没有放松,傍晚时分,薛照野领着一队兵从北长城返回,刚好逢见女卫营煮的汤圆刚出锅,南静正混迹在其中,看见了薛照野,忙挥手让他来吃汤圆。

“我包的,枣泥馅儿的,快尝尝。”南静端来个碗给他,薛照野接过来一看,其中的汤圆不仅个儿大,而且还破了皮,一碗汤水硬是和成了稀泥。他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两下,面对南静殷切的眼光,以及一干将士的注视,薛照野硬着头皮吃了一口。

薛照野没敢嚼,想囫囵咽下,谁知嗓子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南静大力拍他的背:“怎么了啊?吃个汤圆也能噎住,你真是没口福啊!”薛照野被她拍的快断气儿,好不容易把卡在喉咙中的东西吐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块有棱有角的石子儿!

“南静!你包的什么汤圆,里面还有石头,你想害死谁?”薛照野愁苦地放下碗,南静大大咧咧地说,“哎呀,我这是第一次包,难免有疏漏。不就是一块石头么,又吃不死人,计较什么啊,小心眼儿。”

薛照野吃的脸都快绿了,他拉过其中一个女兵,小声道,“你们怎么回事,让她下厨,是想把雁门关所有将士都一锅药死吗?”南静对自己的厨艺十分自信,又盛了一碗,“来来,尝尝这个,你最喜欢的黑芝麻馅儿。”

“呦,煮汤圆呢?这么热闹,刚好,我换防下来,肚子早就饿了,给我来一碗。”薛照野刚想跑路,谁知道韩忌正送上门来,他一把扯过韩忌挡在身前做挡箭牌,“来,尝尝南静的手艺。”

韩忌一听这锅汤圆是出自南静之手,脸色立刻变了,“不不,我突然不饿了……”但是现在跑已经晚了,南静端着汤圆,硬给塞进了他嘴里。韩忌想跑,却来不及了,滚烫的汤圆塞进了嘴里,差点没烫破嘴皮,“……来人,有叛徒,意图谋害我军!”韩忌把汤圆吐掉,满脸的愁容。

南静:“我包的汤圆怎么了?你们有什么意见!”她挥舞着笊篱,热腾腾的原汤溅飞了出来,薛照野韩忌二人连忙举盾去挡,才没有被殃及。几个人闹了一会儿,因是换防的时间,三人都没有军务在身,这时远处跑来了个士兵,将一封信送到了薛照野的手上。

韩忌和南静凑过来看,其中一人问道:“是不是你相好给你写的?”薛照野眼睛余光睨了他,“说了多少次了,是我的好兄弟,你们瞎还是聋?”两人笑了一阵,便去各自忙活了,南静还妄图染指汤圆,被韩忌拖走,薛照野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抖开了信,逐字逐句的读着。

“写的什么?”韩忌冷不丁的蹿了出来,从薛照野的背后往信纸上瞄,薛照野把信纸一合,“你烦不烦,没事干了是吧?”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跑来了一个士兵,上前说话:“我们在东径关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现在已经绑到校场了,请两位将军去看看。”薛照野收了信,问道,“什么样的人?奚人还是匈奴?”

士兵:“不,是中原人。看穿着打扮,好像是个道士?”

薛照野与韩忌对视了一眼,二人朝着校场走去。校场上正在练兵,只见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正被两个士兵押着。薛照野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我们在东径关巡视,看到这个人从城墙上爬上来,问他是做什么的,他也不说。还想跑,于是就被弟兄们给逮回来了。”

被迫跪在地上的男子穿着一身灰扑扑的旧道袍,长得倒是相貌堂堂,年龄三十上下,他被两个士兵按着膀子,跪在地上起不来,一脸的不忿。“贫道是来找人的!说了几次,你们这群蛮憨就是听不进去,还以为贫道是贼人,有贫道这么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贼人吗?!”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韩忌呲牙,蹲在地上和他平视,“你找人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走正门,让士兵为你通报,反而鬼鬼祟祟的从关外的城墙上进来,你说你不是别有用心,谁信?”

那道士被问的一时语塞:“……贫道那是,那是……贫道怕要找的人不肯见我,所以只能另辟蹊径,这才从城墙上爬进来,打算找到他当面对质。”

薛照野:“你要找什么人?”那道士说道,“他是你们这新来的大夫,叫做林云起。”

“林大夫?你是他什么人?”韩忌吹了吹额前挡眼的刘海,“看你的穿着打扮,似乎也不是万花弟子,你找他干什么?”

被捆着的道士似乎是被他问的疲烦了,“各位军爷,行行好,带贫道去见他一面,贫道真的不是贼人,也不是匈奴奸细。贫道就是翻个城墙,还差点被你们一箭射穿,到现在还惊魂未定呢。你们问了这么久了,难道还不放心吗?”

“在这等着,我喊林大夫过来见你。”薛照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若他说不认识你,或你有欺瞒,那就等着吃好果子吧。”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不知怎的,那道士的脸色竟然变了,“……”

薛照野和韩忌找到林云起时,他正在伤病营里给人治伤。这万花大夫穿着一件素色的衣袍,为了行事方便,他将一头招魂幡似的长发绑了起来,露出了清瘦的下颌骨。貌美如花林云起,正跪坐在床榻上,为一名士兵正骨,把那名身高七尺有余的堂堂男儿,按的是呲哇乱叫,如同杀猪。

“疼!疼!林大夫您轻点!!嗷——!”

林云起面无表情,手下的动作依旧:“闭上嘴,别瞎叫。”只听见一声令人牙酸的“咯”骨头响声,那人终于哀嚎一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犹如一具尸体。

在帐子外的二人看到这场面,都不由觉得脖颈发凉,韩忌:“乖乖,这兄弟不会死了吧?”林云起从床上下来,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擦手,他随意一瞥:“你们怎么来了,找我有事?”

薛照野不动声色的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那个……有人找你,是个道士,说是你的故人,林大夫,你认识他么?”听到这话的林云起,表情只是微顿,然后又自如地挽下了袖子,“我不认识什么道士,这人说不定是个什么奸细,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吧。”

“我就说么,那道士吊儿郎当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还想跟林大夫攀亲戚。”韩忌笑说,“我们这就去料理了那小子,林大夫,您忙。”说完二人便要走,林云起忽然喊住,“等等,我还是去见一见吧。”

谢见微被捆成了个麻花,半跪半倒在雪地里,化开的雪水将他裤腿都打湿了。然而这名纯阳弟子仿佛并不在意,他仰着一张脸,半阖着眼去看天上那光芒微弱的太阳,半晌后又问旁边看守的士兵:“渴了,能不能给口水喝?”

“你一个阶下囚,毛病还挺多的。”士兵解下腰间的水囊,谢见微被捆着手脚,自然没法接,只好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他心想,这玄甲军对待犯人的态度还挺不错的,起码没有虐待他……等等,他好像也不是犯人啊!

有脚步声传来,谢见微正喝水,也没顾得上去看。于是他这副滑稽的模样就落在了林云起眼中,薛照野说道,“就是这个人,林大夫你看看,认识他么?”谢见微听到这一声,喉咙眼里还没咽下去的水差点要了他的命,他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有心把脸埋进雪地里,再也不见人。

只听见林云起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哦,认识,能把他放了吗?”

薛照野挥了挥手,两名士兵立刻解开谢见微身上的麻绳,林云起又说道,“麻烦二位了,这个人由我照看,不会出岔子,也不会给雁门关添麻烦的。”他的语气客气却疏离,仿佛谢见微对他来说,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器件,或是一头牲畜。谢见微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揉着肩膀站了起来,双腿发麻。

“贫道的剑呢?”他说完,旁边的将士便递上来他的随身佩剑,谢见微把剑背好,看着林云起和那两名士兵寒暄。

“跟我走。”林云起看也没看他,背过身就往前走,谢见微楞了一会儿,才晓得林云起是跟他说话,这才如梦方醒,跟上了他的脚步。韩忌歪着头,看那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琢磨着问,“哎,你说这人跟林大夫什么关系?他千里迢迢的从中原赶过来,林大夫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这人是图什么?”

薛照野摇摇头,“你总打听别人的私事做什么?嘴碎的跟个老太婆一样,吃饱了撑的你!”

一路上无话,林云起领着谢见微回到了自己的帐子。他的帐子十分大,里面杂乱无章,几个药炉上正煎着药,翻开的医书扔的满地都是,还有几筐采摘的新鲜草药,也是随意乱放,整个屋子毫无下脚的地方,只有那张窄窄的床榻,勉强整齐。

谢见微不知道往哪落脚,他心中有些苦闷,一别这么多年,没想到林云起改行医了不说,连日子也过得马马虎虎起来了。从前那个行走江湖,十步杀一人的“催命判官笔”林云起,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从眉梢到眼角都透露着一股子恃才傲物的狂放劲儿,现如今这个冷漠的军医,简直让谢见微不敢认。

“我这乱,随便坐吧。”林云起没看他,自己一边走路,一边踢开了地上的“障碍”,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桌后的塌上。

谢见微走了进来,从垃圾堆里找到了一张坐垫,盘腿坐上了上去。他有心找些话来说,可二人已经三年未见了,彼此之间已有了嫌隙,谢见微不知自己要从哪开始说。他打听了林云起的消息,一时冲动跑到了雁门关,谁知连腹稿都没有打好,就这么匆匆地见着了他,谢见微心里是一片兵荒马乱。

他注意到林云起的头发,两鬓已经白了,于是问道,“你的头发怎么了?”他妄图找回三年前两人聊天的感觉,于是带上了一丝不甚熟练的调笑,“少年生华发,倒是挺俊俏的。”

林云起比他大两岁,如今也三十三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少年郎了。

对方看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睛里并无多少情绪。谢见微哑语了片刻,只得从就近的事说起,“你怎么来了雁门关了?”这回林云起倒是回答了,“四处行医,这里有需要,我便来了。”

室内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谢见微如坐针毡,面对这样态度客气,犹如陌生人一般的林云起,他实在难受。他闻着满室的药香,摸了摸鼻尖,“你怎么改行医了?你以前不是说,离经易道学来无用,悬壶济世都是放屁么,为什么现在却开始治病救人了?明明你的花间游修炼的那么强,为什么不继续练了?”

林云起翻动着桌子上的医术,好像有心要整理一番,他连眼皮子也没抬,毫无感情地回答着:“就是因为花间太强了,没有对手,所以不想练了。”

“哦,原来是‘曲高和寡’。”谢见微没往心里去,他只觉得林云起在敷衍自己。

“你说完了么,说完了就走吧,我很忙。”林云起根本不给他正眼,两人没说几句话,他就这么下逐客令,谢见微一阵的茫然。他先是起身,似乎是准备走了,林云起也没送客。

谢见微走了两步,忽然转过身,原先那双带着笑的眼眸忽然变得凛冽了,他盯着林云起,咬牙切齿地开口,“为什么这么对我?三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是不肯好好地对我?难道你心里始终放不下风清明吗?我师兄他已经死了,你回过头看我一眼,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

他的一番话打破了先前虚假的平静,谢见微怒气冲冲,打定主意要问林云起要个说法。谁知林云起根本不为所动,他甚至没有抬头,“我不想讨论这些陈年旧事,既然你也知道风清明已经死了,就应该对死者尊重一点。”

“我恨他。”谢见微忽然笑了,模样很惶然,“他为什么要死呢?他活着的时候,我还有能力和他去争、去抢,可是他死了,你要我怎么和一个死人比呢?我只恨当时为你而死的人不是我!”

林云起终于抬起了头,他平静的看着谢见微,眼中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你说完了么,说完了就滚出去,别再来找我,别再找任何的不痛快。”谢见微眼中泛红,似乎有泪,“林云起我问你,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没有一丁点的位置。你喜欢过我吗,哪怕一分一厘?”

“没有,滚吧。”林云起脸色如霜,他别过了头,长发挡住了他的半张脸,谢见微看不到他的模样了。谢见微点了点头,自嘲地笑了,“你休想就这么把我打发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来纠缠你。林云起,再会!”

他一阵风似的走了,片刻之后,林云起才缓缓地回过头。他的脖子上血脉毕露,像蜘蛛网一样爬满了他的整张脸庞,林云起扒开衣襟,连胸膛上也是这样可怕的纹路。这些纹路像是古老的图腾印在了他的身上,每次发作起来,牵动四肢百骸的每一寸神经,疼的他肝肠寸断、五内如焚。

就是因为这个毒,导致他不得不放弃练武,使他今后不能动用一丝一毫的内力,甚至不能有太大的情绪起伏,这些行为都会使他毒发,急剧地缩短寿命。

林云起捧起一绺发丝,发现自己乌黑的发又白了一片,他的嘴角小幅度的动了动,似乎想笑,可又笑不出来。

三年前,谢见微与风清明一同遭人暗算,都被下了“七情离恨”毒,解毒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将毒转移到自身,再放掉中毒者身上的毒血。当时林云起与他二人被困,仇家有心折磨他,让他从这二人之间选一人相救,最终林云起选择了谢见微的性命,放弃了风清明。

被蒙在鼓里的谢见微,丝毫不知林云起身中奇毒,还只当是自己的师兄风清明舍命相救,于是从此开始和一个死人争风吃醋。林云起原本是死定了的,但幸得孙思邈出手相救,用尽了谷中的珍奇药材吊住了他的性命,东方宇轩又修书向亲妹曲云相问,得了一只吸血的蛊虫,勉强拔除了他体内的顽毒。

但这也是治标不治本,毒素已深入五脏六腑,想要彻底清除是不可能,余毒从此在林云起身上扎根,致使他变成了一个不能习武、不能动情,甚至没有多少年活头的废人。

林云起觉得谢见微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贱人,如果自己能像他一般恣意的如同个白痴似的活着,那该有多好?如果当时救的是风清明就好了,起码他不会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林云起浑身都疼,他蜷缩地躺在了地上,神志渐渐地昏厥了。

喜欢有狐请大家收藏:(www.tywxs.com)有狐天涯微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有狐最新章节 - 有狐全文阅读 - 有狐txt下载 - 君思我的全部小说 - 有狐 天涯微小说

猜你喜欢: 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你微笑时很美就是不想死(网游)苏娘娘万福金安有一种妖怪叫人妖混成大神反被调戏网游之恩宠[全息]给我一碗小米粥[网游]帮主夫人的野望星卡大师(重生)飘洋过海中国船第一法师(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总有辣鸡想带我飞[网游]一毛买你闭嘴卡牌密室(重生)网红的娱乐生活有狐白骨精三打孙悟空别过来全能女神很低调麻烦请叫我上仙比克斯魔方毒行大陆鬼服兵团
完本推荐: 闺中记全文阅读闺色生香全文阅读她那么甜全文阅读女神的烦恼全文阅读反串女影帝全文阅读大宋小吏全文阅读补天记全文阅读穿入聊斋全文阅读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全文阅读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全文阅读庶道为王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隐士全文阅读七宝姻缘全文阅读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全文阅读琢玉全文阅读特种兵王系统全文阅读有只海豚想撩我全文阅读退婚夫夫逆袭日常(种田)全文阅读情书六十页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品容华我和二哈共系统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带着系统到后周重生之全球首富仙师无敌大明正统最强小农民医妃惊世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万古神帝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天才神医宠妃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王者风暴众神世界朱颜祸妃沧元图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首富小村医[红楼]公主自救手册重生之宿敌服不服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混迹二次元的阴阳师强势婚爱:豪门老公轻点宠叶安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有狐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有狐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有狐txt下载手机版 - 君思我的全部小说 - 有狐 天涯微小说移动版 - 天涯微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