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涯微小说 >> 工业霸主 >> 第727章 危桥

“停车!”

一名长着鹰钩鼻子的警察嘴里叼着哨子,手上挥舞着小红旗,拦住了一辆开往科尔巴赫市郊ALK工厂的大平板车。

车子停了下来,从平板车的驾驶室副座一侧,走下来四个人,除了一名德语翻译之外,另外三个人可都是颇有来头的。

走在最前面的,是中国最大的物流公司——劳模物流的老总曹树林,这一次汉华从科尔巴赫工厂拆卸设备运回国内,搬运工作就是他的公司承担的。由于是林振华的业务,所以曹树林亲自从国内跑到德国来进行现场指挥,在科尔巴赫小城已经呆了快一个月时间了。

跟在曹树林身边的,是刚刚从国内过来的林振华,他是依惯例来视察一下新收购的工厂的。他今天刚刚到达,曹树林本来说要安排一辆小轿车去接他,结果他说坐拉货的平板车就可以了。

还有一位,则是林振华的老朋友祁仲谋,他的中意贸易集团在国内早已是首屈一指的大型贸易企业了。要论资产总额,祁仲谋还比不上做实业起家的林振华,但他成天热衷于参加各种花哨的活动,一会当选个新闻人物,一会弄个“中华名人”,论知名度,已经远远把林振华甩出几条街去了。

这一次,祁仲谋来德国又办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他收购了一个德国的飞机场,把它改造成了一个商贸集散中心。这意味着中意集团旗下的货运专机从此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机场,其带来的好处可是无法胜数的。当林振华听到这个消息时,也不禁感慨,自己还只是想着在欧洲弄几个港口,这个老祁可是连机场都弄到手了。

祁仲谋与机场所在地的政府签署了收购协议之后,听说林振华也到了德国,于是便专程赶来与林振华会面。林振华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坐曹树林的平板车去工厂参观,谁知路上居然遇到了警察拦车的事情。

“老曹,怎么回事?”林振华笑呵呵地对曹树林问道,“我可是第一次来科尔巴赫,居然给我这样一个下马威。”

“我也不知道。”曹树林满脸歉意地说道,“我们在这里干了大半个月了,没遇过这种事情啊。”

翻译跑上前去和警察嘀咕了几句,然后回来向曹树林报告道:“曹总,这个警察说,前面这座迈森桥是危桥,我们的平板车太重,不能通过。”

“胡扯,我们的平板车来来回回跑了好几百趟了,没听说过什么危桥的事情。”曹树林说道,“这个警察不会是弄错了吧?”

翻译道:“我跟他说过了,他说就是因为我们前一段时间来回走,破坏了桥的结构,所以现在桥成为危桥了。”

“呵呵,小曹啊,你们是不是每次拉货拉得太多了?把人家的桥都压成危桥了?”祁仲谋没心没肺地笑道,“别以为到了德国,你们就可以不搞可持续发展了。”

“祁总太小瞧我们了,就算我们不在乎德国的桥,我们也在乎林总的设备吧?我们哪敢拿林总的设备开玩笑啊。”曹树林说道,这个老实憨厚的搬运工,自从当上老总之后,也逐渐学会说这种漂亮话了。

“走,过去看看吧。”林振华说道。

几个人一齐走向那座据说已经成为危桥的桥梁,在他们身后,平板车司机按着警察的指挥,把车停到了道路的一侧,等着接受下一步的指令。

众人来到桥上,左顾右盼,似乎看不出什么异样,曹树林把翻译喊过来,对他说道:“你去请那个警察过来,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过来了,曹树林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警察。警察笑了笑,从嘴里拿下哨子,把烟叼上,就着曹树林的火点燃了烟,然后对曹树林递上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警察先生,这座桥是什么时候成为危桥的?”曹树林通过翻译问道。

“是今天早上。”警察答道。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曹树林又问道。

警察摇摇头道:“不是我们发现的,是市政厅通知我们,说这座桥是危桥,严禁任何载重车辆通过。”

“市政厅?”林振华插话道,“市政厅怎么会平白无故关心起这座桥来了?他们是接到了市民的报告吗?”

警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知情。站在一旁的祁仲谋小声地对林振华和曹树林说道:“小林,小曹,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不会是这个警察想捞点好处吧?”

“不至于吧?”林振华道,“不是说德国警察很清廉的吗?”

“谁知道。”祁仲谋道,他走到那警察面前,通过翻译对警察问道:“警察先生,我看这座桥好像没什么异常嘛,而且桥上标注的承重也能满足我们车辆的要求,你是不是可以帮帮忙,让我们通过?”

“这是绝对不行的。”警察严肃地说道,“先生,我是对你们的安全负责。一座危桥也许看起来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出问题,就会带来人员伤亡。既然市政厅通知我们说这座桥是危桥,我们就绝对不能允许你们的车辆从这里通过。”

“老祁,咱们还是别冒这个险了。”林振华劝道,他转头对曹树林问道:“老曹,除了这座桥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桥可以走?”

曹树林摇头道:“没有了,这边上的另外几座桥,都不是通行卡车的。要找另外一座桥,就得绕出去几十公里,一来一去,起码多出半天时间呢。”

“这可怎么办?”林振华也挠头了,拆运科尔巴赫工厂设备的事情,已经进行了一多半了,这个时候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实在是麻烦。

祁仲谋道:“小林,你信我一回,我觉得这件事绝对有问题。我敢打赌,这座桥不是危桥,一定是有人想给我们使绊子。”

林振华也算是一个机智的人了,但他搞的多数是阳谋,是靠实力去和对手斗争。祁仲谋可是生意场上人一套鬼一套做惯了的,对于各种阴谋有着天生的敏感。听他这样一说,林振华也觉得此事疑点重重,只是,他想不出有谁会出于什么目的来给自己使绊子。

“走吧,既然这个警察说他是按市政厅的指示行事的,我们就去趟市政厅问问吧。”祁仲谋说道。

搁在20年前,中国人在海外可没有这样的底气,遇到事情哪敢去找人家的市政厅交涉。但现在就不同了,林振华、祁仲谋,都是来德国投资的大企业家,有时候人家的政府部长都要出来迎送的,一个小小的市政厅算得了什么?

曹树林叫来了一辆出租车,让大家坐上,径直来到了市政厅。听说来客中有收购了科尔巴赫工厂的中方董事长,市政厅的守门老头脸上多了几分谦恭,亲自把他们带到了市长劳伦斯办公室。

“各位中国客人,欢迎欢迎。”劳伦斯的脸上带着一些忐忑之色,把林振华一行让到沙发上坐下,然后问道:“各位,你们到我这里来,有什么指教吗?”

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了,劳伦斯哪里会不知道林振华等人的来意。要知道,危桥的这个通知,就是由他亲自下达的。

负责运输工作的是曹树林的公司,所以曹树林率先发问了:“市长先生,今天我们的平板车要通过迈森桥的时候,有警察通知我们说那是一座危桥,不允许我们通过,他还说这是市政厅发出的通知,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嗯嗯,迈森桥嘛……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劳伦斯答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林振华和祁仲谋都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结果发现这家伙的眼神飘浮不定,一看就是在撒谎的样子。

通过宣布迈森桥为危桥,以阻止汉华运走科尔巴赫工厂里的设备,这是赫迪拉向劳伦斯出的损招。科尔巴赫工厂已经被汉华收购了,厂里的设备如今已经是汉华的财产,汉华想运走哪件、留下哪件,别人是无权干预的。

赫迪拉告诉劳伦斯,说汉华所运走的都是尖端设备,留下的都是淘汰的设备,这激起了劳伦斯对于汉华的不满,但劳伦斯也无法以此作为理由,来阻止汉华的作为。

赫迪拉献计说,劳伦斯可以把这件事上报给国会,要求国会前来调查此事件,为汉华拆运设备增加一个变数,劳伦斯接受了这个建议。但在国会出手干预之前,如何使汉华的拆运工作暂时停滞,可就有些麻烦了。赫迪拉于是想出了谎称迈森桥是危桥的说法,使曹树林的平板车无法通过。

这一次汉华打算从科尔巴赫工厂运走的设备,包括一些测试设备、加工机床、小型电炉等,重量都达到数吨,必须用卡车来进行运输。平板车无法通过迈森桥,汉华就无法把这些设备运出来,这样就为劳伦斯寻求国会干涉赢得了时间。

其实,赫迪拉自己也知道,国会最终应当是不会干涉这件事情的,毕竟把ALK的工厂卖给中国,是德国政府的决策,国会和政府之间是有默契的。赫迪拉这样做,只是出于一种泄愤的需要,他想给汉华增加一些麻烦,哪怕这是一种徒劳的挣扎,他也要去试一试。

林振华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猫腻,但他从劳伦斯的眼神里猜出了一些端倪。他问道:“市长先生,我想了解一下,是什么人鉴定说这座桥已经成为危桥的。”

“这个嘛……”劳伦斯吞吞吐吐道,“是有市民向我们反映的,他们认为,这一段时间贵国拆运科尔巴赫工厂的设备,运货卡车频繁从桥上通过,所以会对这座桥形成无法预计的损害。”

这个说法与桥上警察的说法就对上了,但从劳伦斯的措辞中可以听出,这个危桥的判断完全是莫须有的。林振华逼问道:“市长先生,难道贵市的决策竟然如此轻率吗?仅仅凭着有人说这座桥可能成为危桥,你们就封锁了桥面,不许别人通过。那么,如果有人说本地要地震,是不是你们也打算举城搬迁了呢?”

“当然不是这样的。”劳伦斯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对于这样的传言,也会给予认真求证的。如果最终……呃,我是说,如果有证据表明这座桥还可以使用,我们会撤销危桥的警告的。”

“你们打算用多长时间进行求证?”林振华继续问道。

劳伦斯回避了林振华的问题,反过来问道:“林先生,我听你刚才自我介绍说,你就是收购科尔巴赫工厂的中国汉华重工集团的董事长,我能不能问问,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个工厂的设备拆走呢?”

林振华微微一笑,说道:“这只是一家企业内部的生产事务而已,难道市长先生对这样的事情也很关心吗?”

劳伦斯道:“我听说,你们拆走的,都是工厂里的尖端设备,留下来的是一些落后的设备,这是事实吗?”

林振华眼睛一亮,他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看起来,祁仲谋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当地政府因为反感汉华拆走科尔巴赫工厂里的尖端设备,所以故意找出了这样一个危桥的借口。

“市长先生,你说的的确是事实。”林振华道,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他觉得即便是开诚布公地承认这一点,德国政府也无话可说。

“我们购买科尔巴赫工厂,目的就在于提高我们中国企业的技术水平。科尔巴赫工厂有不少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尖端设备,我们把它们运回中国去,是为了能够进行学习,这并不违背我们与德国政府之间签署的协议。”林振华正色道。

劳伦斯道:“可是,你们在这里只留下落后的设备,如何能够保证这家工厂的持续运营呢?作为本市的市长,我有义务要求你们保证这家工厂经营的可持续性。”

有没有搞错,一家德国工厂的可持续性,凭什么让我一家中国企业来保证?如果不是为了得到厂子里那些尖端设备,我有什么必要收购这家工厂,还承诺在本地保留这家工厂50%的生产能力?林振华在心里暗暗地嘀咕道。

不过,在面子上,他还得做出一些姿态来,他说道:“市长先生,你的担心是毫无根据的。我们收购科尔巴赫工厂,自然是希望它能够持续地为我们带来利润。下一步,我们会按整个集团的规划,分配科尔巴赫工厂的生产任务。这些生产任务是用现有的设备完全可以完成的,如果需要其他的设备,我们也会从国内运来,或者在德国进行采购。这些细节,我想市长先生没有义务去关注吧?”

劳伦斯也知道自己理亏,但事情已经做出来了,他也没法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对于林振华的质问,他采取了耍赖的策略,说道:“林先生,我非常感谢贵公司能够保留科尔巴赫工厂的生产能力,我希望我们双方在未来能够非常愉快地进行合作。”

林振华冷笑道:“市长先生,我没有看出贵市对于双方合作的诚意。如果迈森桥的确成了危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未来科尔巴赫工厂所生产出来的机床,也无法运输出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只能关闭这家工厂,等到桥修好了再说了。”

“我看你们就是故意刁难!”曹树林发飚了,“刚才林总说得对,过去这家工厂还在生产的时候,它的运机床的卡车不也天天从迈森桥上通过吗?还有,它还需要从外面采购钢材,这些运钢材的车辆也得走迈森桥过吧?这么多车辆来来回回,都没有把迈森桥压坏,我们只是运了几趟货,桥就成了危桥了?你骗谁呢!”

曹树林一发起火来,嗓门是够粗的,说话也没遮没拦。翻译迟疑了一下,回过头去看林振华,意思是问林振华这些话能不能照样译过去。林振华摆摆手,道:“你就照曹总的原话译,他们如果敢跟我们叫板,我找德国总理告状去。”

翻译把话译过去了,劳伦斯还真有点死猪不怕热水烫的意思。他坚决地说道:“各位先生,非常抱歉,作为一名市长,我有义务对辖区的安全负责。既然迈森桥存在隐患,那么在进一步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无权放行。”

“这家伙是铁了心要和我们作对了。”从市政厅出来的时候,曹树林愤愤然地对林振华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硬闯吧,我有120分的把握,保证这座桥不是危桥。”

“不妥。”林振华道,“人家已经通知我们了,如果我们硬闯,可就是授人以柄了,到时候纠缠起来,我们更麻烦。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让市政厅撤销这个危桥警告为好。”

“是不是请ALK方面的人来协调?”祁仲谋建议道,“你们买的是ALK的厂子,让他们来协调,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作为德国本地企业,在这方面的能量还是更大一些吧。”

林振华呵呵冷笑道:“ALK?我顶着风都能闻出这件事里有ALK插手的味道,我估计,恰恰就是ALK的人……也许就是赫迪拉,在背后使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工业霸主请大家收藏:(www.tywxs.com)工业霸主天涯微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工业霸主最新章节 - 工业霸主全文阅读 - 工业霸主txt下载 - 齐橙的全部小说 - 工业霸主 天涯微小说

猜你喜欢: 韩警官大王饶命龙皇武神重生之全球首富何日请长缨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大文豪被时光眷顾的日子完美人生朝阳警事我!真的是个直男都市超级女婿超级英雄超级电鳗分身来自未来的神探重生之飞扬的幸福生活超神建筑商寻人专家天降我才必有用捡宝王无敌奶爸宝鉴顾道长生黄金渔村房产大亨天才相师
完本推荐: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全文阅读完美遮仙全文阅读爱谁谁全文阅读上司总是撩我撩我全文阅读网恋翻车指南全文阅读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PUBG世纪网恋全文阅读超级能源强国全文阅读豪门之童养媳全文阅读神之左手[密室前传]全文阅读苍穹之上全文阅读一枪一个嘤嘤怪[电竞]全文阅读壮妻全文阅读躺赢全文阅读水花一朵朵全文阅读顾道长生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重生校园之逆天丹女全文阅读超级电鳗分身全文阅读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伯爵大人有点甜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都市超级女婿赝太子极品飞仙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替天行盗天芳将门庶女:重生邪王宠入骨从1983开始龙皇武神我夺舍了武帝农门娇俏小厨娘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玄幻之无限自爆天才神医宠妃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神魔之玥上为尊去天外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冷总裁胖公主重生似水青春韩四当官小阁老盖世双谐鲛人泪之画地为牢画春光觅仙道重生嫡女悍妻

工业霸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工业霸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工业霸主txt下载手机版 - 齐橙的全部小说 - 工业霸主 天涯微小说移动版 - 天涯微小说手机站